火柴棒和水才棒

国家退堂鼓一级表演艺术家

【长得俊/奶尤农汤】死神的任务 C2

长得俊X奶尤农汤

大三角 自行避雷

两个世界 架空

雷点:回忆杀里会有一丢丢生子,到时候会标注,直接跳过不影响全文



任务的主体凑齐了,两位神明的灵体也都在。

别的暂且不说,就连AZORA似乎也察觉到什么这点令EVAN非常不爽,感觉只有他一个被蒙在鼓里,他发誓一定要尽快找到根源,完成这个任务回去继续当他的死神。

 

“农农,轮到我们上台了”AROZA悄然走到他的灵体身边,普通人并不会看到神,但是他分明看到灵体呼喊的那个名字,与他对视了一秒。只是一眨眼的时间,很快又觉得是自己看错,累到眼花看人重影了。虽然现在无法确定他的身份,连用神力都感知不到任何异样的信息,AZORA的第六感仍旧告诉他,这个笑起来很阳光的男孩不似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。

 

酒吧老板之前请来驻场的乐队是他们的师哥,结果主唱声带出了问题,鼓手家里有事都脱不开身,就临时找来他们来救场。尤长靖原本就是校合唱团的一员,在校园歌唱大赛上也曾展露过头角,相比之下陈立农就更不为人知了,架子鼓水平也非常飘忽不定,要不是找不到别人,也不会非要让晚上开班会的他过来。

 

刚刚那个发带rapper原本已经收拾东西准备撤了,可是人到门口,脚步没再挪一下。他没有回头,但无法阻止耳朵想要继续聆听的心。之前那个卷毛少年一上台,抓紧话筒整个人就变得不同,与他平日里说话自带撒娇感的语气不同,声线清澈见底,音准拿捏恰到好处,唱法多变又稳健,眼神还杂糅着一丝不知名的感情,那是一个主唱该有的气场,一首《不醉不会》唱出了他自己的版本。他回过头,视线再没移开过,长相与唱功明显不配合,但也不至于违和,甚至他越发觉得这张脸耐看了。

 

EVAN看到这一幕,恨不得现在就找个地缝轮回,他的灵体为何要用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眼神去看着AZORA的灵体,虽然只是灵体,灵体有自己的思想和意识,但他还是无法接受。更何况此时此刻,他还偷看了一眼对面的AZORA,手上没有停止把玩饰品的动作,但眼睛分明在盯着他,还露出那种令他很不舒服的笑容。

 

他在笑我吗?

我是被他嘲笑了吗?

 

老天爷啊,就算不是为了这个任务,他也一定会阻止这种奇怪的事情发生。

林彦俊是吗?我是不会允许你跟AZORA那个讨厌鬼,哦不对是他无辜的灵体,产生任何关联的。

 

他刚想使出神力去操控,被AZORA及时打断了

“我想你没有忘记,我们并不能对他们使用神力吧”

“可是我们刚刚有感知,我还救过那个男孩”

“那请问您是怎么救他的呢”

“他跑得太急,有一辆车刚好经过……”

EVAN回忆道刚刚陈立农差一点就被那车子撞上,是他及时用风的神力给他做了缓冲,让汽车偏移了行驶的轨迹。是的,他怎么忘记了,灵体或者说人类并不能被他们操纵。他们争执这会儿,林彦俊已经大步径直走向去后台收拾东西的尤长靖。

 

“喂,等一下”尤长靖认得这个声音,在他上台前,听了好久这个人的rap,讲的真的很一般,但是台风很酷炫,而且像嚼了炫迈一样根本停不下来,连着唱了好几首。

还好这几句评价,尤长靖并没有说出来,不然未来一定会后悔。

 

“找我?有事吗?”尤长靖拍了拍陈立农的肩膀,示意他去前面等下,林彦俊用余光瞥了一眼,那个台上会跟着节奏摇头晃脑的男孩好像瞪了自己一眼,原本对他并不感兴趣,但这种警觉令他觉得有点意思。

 

“你,跟我在一起……”林彦俊话没说完,陈立农立马转身折返,尤长靖嘴巴惊讶得塞的下一个橘子。

“不可能,我的学长,不会跟你这种人在一起”陈立农笑容彻底消失,他把自己当成古罗马的骑士,随时准备为了学长免受敌人骚扰而流血牺牲。

“你能把别人的话听完吗?我是说我需要他”林彦俊被陈立农的反应也在心底掀起一股无名火,他问的人又不是他,干他什么屁事?

“需要我?”尤长靖更懵了,但他还是知道要把陈立农往回拉,陈立农刚上大一,这回背上处分要跟着他一辈子,为了自己太不值得了。

 

“你能让他回避一下吗?我的事,只能单独跟你说”林彦俊原本可以靠拳头让陈立农退缩,但他再清楚不过,让尤长靖自己开口会比他的武力伤害更高。

 

 

 

 

“搞什么飞机?AZORA你还不出手吗?”EVAN恨不得一个箭步冲过去把自己的脸打肿,可是身边那人还在看戏

“急什么,看看他想说什么,我们过早参与,反而有可能增加任务的难度”AZORA的确如他所说在看好戏,他非常了解EVAN,认为这个叫林彦俊的灵体跟他应该也是差不多的个性,所以他没有什么好急的。而EVAN的内心吐槽了无数遍,他大概就是懒得管,等着他想办法。

 

“那……那个,农农,等我”尤长靖有点不好意思,这里本来就是公共区域,按理说没有让陈立农出去等的道理,但是看他们两人又如何的不合,只好让关系更好的学弟委屈一下,先听听这个人想跟他说些什么,他实在也是有点好奇。

“你叫什么”

“尤长靖”

“有长进?什么艺名吗?”

“就叫尤长靖……只是谐音”

“我宣布你现在正式成为我的队员”

 

“什么?我还没有答应你”尤长靖皱紧了眉头,变成了一个表情包

“我有问过你吗?”倒退回刚刚林彦俊真的没有征求过尤长靖的意见,而是直接通知他

 

“你为什么这么不尊重别人的意见?”

“好,那你有拒绝我的理由吗?”被他这么一问,尤长靖思索片刻,一向不会拒绝人的善良小孩的确没想好说辞

 

“我替他拒绝你”陈立农其实没走多远,从出去开始就在紧密关注里面人的一举一动,生怕林彦俊这个一看就不好惹的人对他的学长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。听到他要强迫学长加入他的什么狗屁乐队,他陈立农第一个站出来反对。

“你有这个资格吗?”林彦俊上下打量了他一番,除了身高看起来没什么过人之处,在他眼里还是一个不成熟的大学生。

“好啦,农农,没事”尤长靖先是安抚了陈立农的情绪,然后反观气定神闲的林彦俊,他虽然依旧没有办法开口拒绝,但是他不想处处被人家占了上风。故而开口问道:“农农的架子鼓打得很不错,你同意他加入的话,我就也ok”

 

EVAN仿佛听到哪里有放烟花的声音,噼里啪啦得一个接着一个,看着局势一片大好,反倒是AZORA的脸色比之前稍显黑了那么一点,EVAN也开始在心底炸起了烟花。

 

“也可以,不过我是队长,以后有任何不服从于我的地方,随时被开除”林彦俊也不傻,陈立农那小子水平也不差,何况乐队本就缺人,这样既给了尤长靖台阶下,又能再日后处处压制陈立农,也没什么不好。

 

“农农,不好意思刚刚没问你的意思”其实尤长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脱口而出那句话,他根本就不知道陈立农会不会愿意进乐队,也不知道林彦俊会不会同意他进乐队,反正就是感觉农农一直以来都非常听他的话,应该会ok的吧,如果可以以后还能一起排练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好。

 

而陈立农的内心,EVAN不需要解读也知道有多欣喜,人类分明读不懂对方的心,但是就是喜欢揣测别人,不管是不是话里有话,总是觉得自己能听出对方弦外之音。而且乐观的人类,还往往愿意往好处去想,比如刚刚陈立农已经自动理解为尤长靖是非常在意他的感受,也不愿跟他分开所以才向林彦俊提出要他一起的要求。

 

“接着”林彦俊从裤兜里摸出一枚备用钥匙朝尤长靖一扔,他们以后的训练场地就是他家,乐器那边也都有,因为那栋是郊区别墅其实也不存在隔音问题,平时都是林彦俊一个人对着镜子练习,心中蓦地就有点开始期待未来。

“地址?”尤长靖看着钥匙发愣,还好陈立农记得不问清楚地址,他们是没办法找对地方的,林彦俊本想直接自报家门,但是他犹豫了一下,到口边的话给咽了下去。

“加我微信,给你定位”这话是对着尤长靖说的,陈立农暗暗捶胸顿足,早知道就不问了,大不了就不去了呗,这人可真狡猾。学长似乎有点想去,那还是陪他一起好了,决不能让学长被人占了便宜。

 

“EVAN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?”AZORA还是忍不住发问了,EVAN内心一阵得意,他等了一晚上,他就是在等,AZORA说出这句话。

“反正我们都看一晚上戏了,不在乎多看几天”EVAN用刚刚的态度反击,AZORA不是看不懂,原本任务里并没有EVAN的灵体存在,可是他偏偏占据了三个人的主导地位,这就给任务增加了几分未知,这个任务看起来儿戏又简单,但天神那么谨慎的人莫名安排他们两个平时根本不对盘的神一起,显然事有蹊跷。

 

EVAN,你还是像以前一样幼稚啊……

AZORA,你可别太小瞧我

 

 

============TBC============

看文愉快~


【长得俊/奶尤农汤】死神的任务C1

防屏蔽重发 看过忽略

主长得俊

带奶尤农汤

 大三角 自行避雷


死神EVAN & 爱神AZORA

林彦俊X尤长靖X陈立农

地下rapper 酒吧驻唱 校园乐队鼓手

 

注:无神论者没有做很多功课,所以背景是我架空的,常识错误欢迎指正

雷点:神是无性的,故神明这条线会涉及生子,具体章节会标注

 

 

 

C 0

这个世界,真的有神的存在吗?

如果神能决定世间的一切,那人生,岂不是太没有意思了?

如果你真的是神,那你能听到我的请求吗?

 

 

 

C 1

EVAN是神,准确的说,是一名尽职尽责的死神。


他往往在深夜出没,一袭黑衣完美得将他藏匿于夜色,唯有月光下的蓝色发丝偶尔闪着光芒。


天神会随时给每个神派送任务,林彦俊习以为常得出现在濒死的人类面前。

但这一次,他收到的任务,一度令他以为天神也会出差错。

 

神界其实也可以被理解为一间体系庞大的企业,每个神明都需要各司其职,任务一般也会被当做工作来执行,既然是企业那存在调职的现象也不足为奇,但天神未免跟他开了个天大的玩笑,引渡过无数亡灵决定人类生死存亡的他,要去为人类牵线搭桥促成姻缘。

 

“天神,我请求您检查一下我的任务”一向服从神命的EVAN,破天荒得出现在神殿上


“我知道你想说什么,但是你现在只能服从,AZORA会跟你一起执行这个任务”天神似乎早有准备,并且他没有给EVAN讨价还价的机会。


“可他原本就是……”EVAN原本想说:这本就是他分内的事,可被天神无情打断


“不用说了,你自己看一下你上个季度的业绩”天神拿出了最后的杀手锏,此时眼前浮现的是EVAN之前的任务完成情况,EVAN一时语塞,不得不说他的确是在兢兢业业的工作,但是因为他过于执着放纵人类实现最后的执念,导致很多次错过轮回时机,天神多次在诸神面前大发雷霆,不过所有神心里也无比清楚,天神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,他怎么舍得责骂自己最宝贝的儿子。


“AZORA你还有问题吗?”见他们不再言语,天神主动将问题抛给精明的AZORA

“天神,我没有”如果EVAN没有看错的话,AZORA说这话的时候,嘴角扯出一抹邪笑

“很好”果不其然天神满意得点点头,一挥手他们已经到了殿外。


“对不起,AZORA,我想我并不能很好的配合你完成这项工作”EVAN一出殿便想表明立场,以他对AZORA是认识,他也并不太喜欢这个同事。


“你不会好奇这个任务会派你去的真正原因吗?”AZORA没有正面回复他的话,而是试图令他产生好奇,尽管EVAN很想说:这与我无关,但他还是不等这句话飘出,便用神力透视出人界的情形。


虽然只有短暂几个闪回的片段,但画面里清晰可见,这个任务的主体人类,与AZORA长得一模一样。


“这样看来,我更不适合参与了吧”他已经失去兴趣,AZORA的事情他也完全不想管。


“你继续看下去”AZORA朝虚拟镜体输送一股新的神力,EVAN看到另一个男孩的模样,不曾记得是自己熟识的面孔。他很清楚,这个人是另外一个任务主体。他不明白AZORA的用心,直到他在镜中看到了自己的灵体。


“这是?”很难掩饰自己瞬间的惊讶,EVAN看向AZORA

“没错,是我们的灵体,另外一个只是个普通人类”

“我们的灵体同时存活着?”这意味着什么,相信每一个神明都心似明镜。

 

神灵是没有情欲的,但是灵体可以。他们只是普通的凡胎,与众不同的是,他们的灵魂有一部分是属于神明的,所以他们也有可能被灵魂所属的神明操控支配,完成神明的心愿。

 

“可我看到他们都是男性”

“我知道……”

“可你别忘记,任务主体是另一个人,也是个男人”

 

EVAN垂眸不语,AZORA反倒一改方才严肃的神情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。现在如果不允许EVAN参与执行这个任务,恐怕他会气到跳脚。神明的灵体也不一定会一直存在,还是与另外一个神明的同时出现在任务中,偏偏还是与他最不对盘的那个,EVAN感觉自己的头有两个大。可是看这个情况,自己是不得不去一探究竟的了。

 

“我们什么时候动身?”EVAN再次瞥向AZORA,只见他一脸戏谑的欠揍表情,带着些许情绪的催促道

“等你准备好”话音刚落,AZORA将自己的双手与EVAN的十指紧扣,闭上眼睛心里默念神语,再睁开眼,两为神仙已经降临到人间。

 

“其实你不需要带我,我的穿梭速度也不慢”EVAN还在为刚刚AZORA不知会他一声便让他进入空间瞬移闹着别扭,即使他想做到与所有同事都友善相处,但唯独对AZORA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不合。


“那样落地不同,找起来浪费时间”AZORA的嘴巴永远都能说出令人信服的话,这一次EVAN又败下阵来,不过时间不多,他们必须去寻找任务主体了。

 

“我们该怎么找到他们?”EVAN问了第一个愚蠢的问题

“请问死神大人是无法感知自己的灵体吗?”AZORA笑着问道,一张天真无邪的脸庞写满精明事故,这种反差令EVAN非常反感,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讨厌这位自以为是的爱神。


“那另外的主体?我是说那个人类”他锲而不舍得问出第二个愚蠢的问题

“我们找到自己的灵体,他们三个很快就会相遇,希望你能赶在我前面”EVAN内心压着一股火,强大的胜负欲激起他这一刻就想完成任务的决心,而AZORA只是在他面前嫣然一笑化为风尘消失在自己的空间。

 

EVAN不予理会AZORA每次都要在他的面前秀着作为神明的基本操作,说实话AZORA长得并不难看,但他就是他存有敌意,每每感觉对方的一颦一笑都是对自己的侮辱嘲讽。

 

EVAN想尽快忘掉刚刚的不愉快,使用神力感知灵体所在的位置,刚凝神探视就被嘈杂的音乐和人类的呼喊尖叫躁了心。看来是酒吧没错了,灵体会是什么样的人类?酒吧老板?酗酒醉汉?如果直觉没有错的话,灵体有可能是在酒吧上班的工作人员,难不成是……

 

相比EVAN,AZORA这边的进展顺利的多,他感知到的位置同样是酒吧,而且他仔细辨识了声音,通过方圆百里对声源的地毯式搜索,再排除一系列不着边际的声音后,他终于在婴儿哭闹声、东西破裂声、汽车引擎声、电视播放声等噪音中找到了灵体的位置。


缩小范围后,他只要看到酒吧就进去寻找,不难找到与自己长相高度一致的人。更有趣的是,他发现EVAN要找的人也在这里。

 

他一头银发,额间绑着发带,一身嘻哈装扮,一脸不屑得彪着脏话,AZORA看到他的瞬间笑了出来,恨不得EVAN早一点到,看看他的灵体与他反差有多大。想想那位做事讲究的死神看到这一幕作何感想,不过心底还是由衷的承认,那张跟EVAN一模一样的脸,天神亲手雕刻的完美棱角,搭配迷人的声线和强大的气场,真的很性感。


相反AZORA的灵体还默默无闻得在角落蹲着休息,看来候场候了很久,看来跟这位地下rapper还完全不认识,视线从未有过交集。

 

“尤长靖,到你们了”领班看林彦俊差不多唱完,赶紧喊尤长靖的乐队去待命,但是鼓手不知道什么原因到现在都没有到,那个一头自来卷的叫尤长靖的男孩,拼命地给人家赔着不是,领班丝毫没有停止责骂的意思,眼看着rapper的表演就要结束了。台上的发带男摘下立麦,朝台下喊着:你们想听安可吗?不等他收回话筒,全场沸腾了,迷妹们的尖叫令AZORA耳朵不舒服。但他依旧抱着双臂反复打量着EVAN的灵体,嘴里冒出一句“真的很有意思”

 

“对不起对不起,能不能再给我一点点时间”尤长靖还在道歉

“行吧,叫他快点”领班脸色缓和了许多

 

唱到尾声,AZORA嗅到一丝不寻常的气息,扭头看向门口,EVAN和任务主体竟然同时出现了。EVAN明明有看到AZORA但他并不想靠近,相反在主体旁边挺直腰板,表示是他先找到主体的,AZORA向他甩了个眼神,随后看向他们灵体的位置。就人数上来看,他又输了,真是令神懊恼。

 

“对不起,刚刚发生点意外来晚了,抱歉大家”主体看来也是位懂礼貌的人,EVAN用眼神告诉AZORA刚刚他救了主体一命,如果不是他,恐怕这个任务,谁也完不成了。AZORA对于他的幼稚照单全收,竖起大拇指表示称赞,顺便用密语告诉他“死神大人,请你加油”

 

EVAN忽而想起任务内容,分明是让尤长靖也就是AZORA的灵体跟这位他救回的男孩在一起,本该是他爱神的任务,现在他有点理解为什么一定要他的参与了。好像有什么比他们更强大的力量在与他们博弈,甚至算不是平等的对抗,而是单纯的摆布。


看来,注定要跟AZORA相处一段时间了……

看来,EVAN要吃点苦头了……

 

 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TBC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我尽量日更,不然埋的梗我会自己忘掉

第一章还没展开写,但是我良心保证长得俊和奶尤农汤戏份会差不多

陈立农的身份先隐藏吧,感情线也先不曝光了

唉,本来想写成逗比文的,可能还是要虐,我没什么搞笑的天赋……